郴州郴州高速发展解码:“南大门”演绎新精彩

2018-01-07来源:互联网编辑:本站兼职审核

导读 :郴州,湖南的“南大门”,对接粤港澳的“桥头堡”。近年,郴州踏着改革开放的节拍激情起舞,精彩迭现。这是一组令人惊叹的数据:GDP继2010年突破千亿元大关后,2013年预计近1700亿元;财政收入继2010年突破100亿元后,2013年达218亿元;2012年,进出口总量居全省第二,其中加工贸易居全省第一;这是一串令人惊喜的荣誉:国家级园林城市;

郴州,湖南的“南大门”,对接粤港澳的“桥头堡”。

近年,郴州踏着改革开放的节拍激情起舞,精彩迭现。

这是一组令人惊叹的数据:

GDP继2010年突破千亿元大关后,2013年预计近1700亿元;

财政收入继2010年突破100亿元后,2013年达218亿元;

2012年,进出口总量居全省第二,其中加工贸易居全省第一;

这是一串令人惊喜的荣誉:

国家级园林城市;

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;

国家交通管理模范城市;

郴州,已大步迈入全省经济社会发展的第一方阵。

资兴、桂阳、永兴3个县市进入全省县域经济十强。

日新月异的郴州,吸引了关注的目光,更让广东韶关、清远,江西赣州等“近邻”坐不住了,纷纷前来学习取经。

广东省委派调研组来郴州考察后,还派出4名干部来此挂职锻炼。广东省委机关报《南方日报》以《湘南重镇已崛起》为题,探究郴州崛起奥秘。记者惊叹:“以前的‘穷亲戚’,已把清远甩在了后面!”

以承接产业转移为抓手,拉动资源型城市转型,告别一矿独大的经济发展格局

郴州,典型的资源型城市,有着“中国有色金属之乡”、“华南能源基地”之称。

长期以来,“两矿”(有色金属矿、煤矿)、“两电”(火电、水电)、“两烟”(烤烟、卷烟)构成了郴州产业基本格局。特别是传统矿业经济一矿独大,一度占到全市GDP的60%以上、规模工业增加值70%以上、财政收入75%以上。

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席卷而至,畸形经济结构不堪一击。“资源诅咒”在郴州得到应验,多年累积的资源环境、社会发展问题日益凸现。

决策者意识到,郴州可持续发展,必须从根本上改善产业结构;内生动力不足,产业转型,唯有借助外力,激发内力。

“建设湖南最开放的城市,以开放带动开发;实现湘南率先、省际领先、湖南争先!”郴州从战略高度重新定位发展坐标。

面对汹涌澎湃的产业转移大潮,郴州充分发挥毗邻粤港澳的区位优势,敞开怀抱,激情拥抱全球资本。

郴州承接产业转移发展规划令人振奋:将劳动密集型产业、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作为承接重点,沿郴资桂-郴永宜“大十字”城镇群布局,建设国内一流的有色金属精深加工、新材料、电子信息生产基地。

郴州从构筑平台入手,大手笔筑巢引凤。短短几年,一个国家级出口加工区、11个省级园区破壳而出;海关、检验检疫、公路铁路口岸、保税物流、会展、金融……发展外向型经济平台。

台达电子、飞利浦照明、中国五矿、中国建材……几年间,1300多家中外企业纷至沓来,涌入内资1200多亿元、外资40亿美元。

嬗变几乎发生在不经意间。多年依赖吃资源饭的这片土地上,有色金属新材料、光电信息、先进装备制造、新能源、现代服务业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强劲崛起;从“黑”变“绿”,从地下转到地上,从卖有色金属原材料到卖手机,从卖煤炭到卖机器人……郴州工业正逐步告别“傻、大、黑、粗”,向着现代产业体系高歌猛进。

坐落在郴州高新技术产业园的湖南格兰博智能科技公司,是全球第二大智能吸尘器制造商——松腾实业在中国大陆的合资企业。在琳琅满目的展厅,记者大开了一次眼界。一款全球最薄的智能吸尘器,仅有5公分厚,能吸尘扫地,还会转弯、爬坡,自动寻找电源充电。只要给它设定工作时间,它就是家里一位默默干活的出色清洁工。

格兰博公司导演的“科技大片”,只是郴州借助外力推进产业转型的一个缩影。

“承接产业转移,各地无不使出浑身解数,郴州为何能博得如此多资本的青睐?”

行走在活力勃发的产业园区,郴州市委书记向力力向记者一吐“真经”:郴州有着良好的区位优势、较低的营商成本,拥有国家级出口加工区、国家级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的金字招牌,还有省里给予的34条承接产业转移优惠政策。

“标准厂房是我们吸引资本的杀手锏!”向力力介绍,从2009年起,郴州启动“3年500万平方米”标准厂房建设计划。“谁建设,谁获益。”优厚条件,吸引了大量社会资本投向标准厂房建设,几年之内建成标准厂房1300万平方米。

正是拥有大量标准厂房,不少企业从考察、设备安装到投产,仅仅需一两个月。

3年前,国内镍氢、锂电池领域龙头企业格瑞普电池公司,生产基地还在深圳。为降低生产成本,董事长刘淼决定将企业搬迁至内地。

到全国各地转了一圈后,格瑞普将脚步停在了郴州。“当时到郴州一看,园区建设漂亮规范,建有大量标准厂房、员工宿舍,水、电、邮、气、路等配套齐全,对我们来说完全是‘虚位以待’。”

2010年,格瑞普投资3.2亿元,租赁了近2万平方米的标准厂房,只用了1个多月就将生产基地转移过来。

1年多后,格瑞普又果断拍板:在郴州购地,建设自己的厂房和办公楼。2011年底格瑞普搬进了占地218亩的自有厂区,把“家”安在了郴州。

全国液晶显示器骨干企业深圳晶讯电子公司,2011年试探着将第一条生产线转移到郴州永兴循环经济产业园。初尝甜头后,很快将第二条、第三条生产线也搬了过来。

高斯贝尔更是将公司总部从汕头搬迁至郴州,员工也从300多人发展到6600多人,目前已成为湖南电子信息产业的领军企业……

郴州,承接产业转移“洼地”效应显现。

郴州经济华丽转身。2012年,采矿业占全市规模工业增加值的24.4%,各类制造业占到规模工业增加值的69.6%;传统矿业对税收的贡献由第一下降到第三。

2012年,郴州规模工业完成增加值832.7亿元,居全省第三;规模工业增速15.4%,排名全省第二。

以交通建设大跨越为支撑,带动城乡华丽转身,湘南山区已成为宜居宜业的创富之地

,伴随着激情的鼓点,总投资21亿元的郴永大道正式通车。双向6车道、沥青铺面、3条绿化带、2条非机动车道……高标准的城际干道,令参加通车仪式的来宾称赞不已。

行驶在平整宽阔的大道上,感觉就像在飞:翡翠项链般的绿化带扑面而来,厂房车间、青山绿水不时从窗前一掠而过。

“这是郴州腾飞的‘起飞跑道’!”郴州市市长瞿海介绍,郴永大道通车后,郴资桂和郴永宜一纵一横‘大十字架’交通网络基本成形。郴州已形成高速公路、高速铁路、国省道、城际干线为主骨架的快速交通网,由此迈入快速交通时代。

郴州交通大干快上,其实也是逼出来的。

郴州,区位优势得天独厚。然而,就在5年前,因交通落后,郴州还处于“有区位无优势”的尴尬境地。

在郴州市政府的一份报告中,记者看到这样一组数据:到2008年,郴州市二级以上公路通车里程797公里,排名全省第七,相当于邻居广东韶关市的60%。

在郴州采访,记者多次听人提起“考察郴州,落户赣州”的故事。

2007年底,香港贸发局局长马时亨率团来郴州考察,敲定香港工业园落户事宜。然而在郴州境内,不到300公里的路程,一路颠簸,竟然足足走了8个小时。

行路难,让这些好不容易请来的香港客人望而却步,转而去了江西赣州。50平方公里的香港工业园最后花落赣州。

“公路不通,招商落空;公路不畅,致富无望。”

痛定思痛,郴州拉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3年交通大会战。从2009年至2012年,郴州共完成交通基础设施投资500多亿元。3年交通大会战后,又展开了3年交通大建设,投资近500亿元。现在,郴州高速公路通车里程已达700公里,49条国省干线得到改造,完成所有通乡公路建设。

“这个规模,超过以往10年的总和。”郴州市交通局局长周范平摊开市交通图,自豪地向记者介绍:高速公路、国省干线四通八达,农村公路遍布城乡,郴州对内大循环、对外大流通的大交通格局已然成型;全境1小时和半小时经济圈初步形成。

交通改善,抓住了郴州发展的牛鼻子:区位优势彰显,外商蜂拥而至,开放性经济风生水起;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。

一些大项目纷纷布点四通八达的交通沿线。行驶在郴州大道、郴永大道,记者看到公路两旁,现代化企业鳞次栉比。以前还是“穷乡僻壤”的乡镇,也有不少大企业进入。宜章县白石渡镇有着目前已探明的亚洲最大萤石矿。丰富的资源,引来央企控股的弘源化工。项目建成后年销售额可达10亿元,年利税可达3亿元。

依托便捷的交通,一些城镇大力发展特色产业。汝城热水镇,高温温泉独一无二。“自从厦蓉高速和湘深高速通车后,汝城温泉经济急遽升温。”热水镇党委书记唐爱华告诉记者,2012年热水镇接待游客20万人次,2013年预计可过百万人次。

交通大跨越,正助推郴州新型城镇化从梦想变为现实。

“郴州新型城镇化,不可能‘摊大饼’建特大城市;只能以大带小,组团式发展,走大中小城镇协调发展之路,打造区域性中小城镇群,让农民就地城镇化。”向力力为记者描绘了一幅郴州新型城镇化的清晰蓝图:以大十字城镇群(苏仙、北湖、资兴、桂阳、宜章、永兴6县市区)为主体形态,以郴州市中心城区(苏仙、北湖)为核心,以县城为支撑,带活一批示范镇,建设现代新农村。

其中,大十字城镇群无疑是郴州新型城镇化的核心增长极。根据规划,到2015年,郴州中心城区将扩大到100平方公里、100万人口规模;2030年,大十字城镇群将达到300平方公里、300万人口的规模。

“现在,从郴州市中心城区到资兴、桂阳,也就是半个小时的车程。缺少大江大河的郴州城区,相当于把资兴的东江湖、桂阳的舂陵江搬进了城里;周边城镇百姓到郴州城区就业、置业,也十分方便。”

这,已不仅仅是一种诗意描绘。记者在苏仙区和平村、北湖区三合村、永兴县堡口村看到,这里的基础设施已与城市没有多大差别;粉墙黛瓦、花木掩映,更多了几分醉人的田园风光。这些“名村”已成为城里人向往的地方。

北湖区保和镇小埠村的迅速崛起,更得益于便利的交通。这个拥有500多年历史的偏僻的古村,摇身一变为一个集商业居住、度假旅游、农业开发为一体的生态新“城”。

在生态新城气派的立体地图前,小埠投资开发集团总裁助理吴广告诉记者,2006年云南今业生态建设集团进入小埠开发时,还没有一条像样的路可走。但眨眼间,厦蓉高速、衡武高速、郴州大道通车了,离村子不远提质改造的省道也即将通车,小埠一下子变得四通八达;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郴州机场就布局在小埠北面。小埠生态新城几年之内红火起来,也是顺理成章。

交通大改善,让广大农民群众享受到均等的基本公共服务。随着公路进村入户,公交开到农家门口。特别是随着“点亮郴州”工程实施,乡村公路装上了太阳能路灯,摸黑行路在郴州不少乡村正成为历史。

以整顿吏治为突破口,推动干部作风大转变,重塑精气神,湘南大地洋溢着大干快上的激情

在郴州采访,记者体会最深切的是干部群众阳光的心态与饱满的热情。

记者与市民、出租车司机、一般干部聊天,提起郴州的现状,骂娘的少,夸赞的多;提起郴州的明天,说风凉话的少,信心满满的多。 “白加黑,5加2,晴加雨,好加快,已成为我们的工作常态。”记者在郴永大道建设工地、石榴湾公园、郴州高新区采访,相关负责人谈起自己的工作,几乎众口一词。

前些年郴州发生震惊全国的系列腐败案后,干部形象、干群关系降到冰点。不少干部求稳怕乱,工作消极。

“郴州要形成干事创业的浓厚氛围,必须重塑精气神!”

,冰灾肆虐的湘南大地天寒地冻,但郴州市委大会堂却是暖流涌动。正在召开的全市干部大会响亮地提出,将郴州建设成为“湖南最开放城市、湘粤赣省际区域中心城市”;抓住国家扩大内需的机遇,投资上千亿,启动郴州大道等一批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建设,实施交通、城市、产业三大会战。

“振奋精神,积极投身经济建设的主战场!”市委、市政府向全体干部发出号召。

从2009年开始,郴州干部群众憋着一股劲,衔枚疾行:3年间(2009-2011)固定资产投资2218亿元,是前10年总和的3倍;2011年GDP、财政收入比2008年分别增长1倍和2倍。

初战告捷。面对靓丽的成绩单,郴州决策层并没有陶醉。

2012年,郴州市委、市政府向全市干部再次发出动员令:以“交通大建设、产业大转型、城市大提质、作风大整顿”为抓手,“大干新三年,再创新辉煌!”

在鼓满风帆全速前行的同时,一些不良现象也随之冒头。一些干部认为系列腐败案阴影已散,绷紧的弦可以松松了,甚至各种违规违纪现象又露苗头。

“小节管不住,大节守不住”。2012年初,一场力度空前的“吏治风暴”在湘南大地刮起:

《郴州市党政机关工作人员作风问责暂行办法》出台。2012年2月,郴州市职业技能鉴定中心副主任李某,在办公电脑上看股票,被暗访人员逮了个正着,成为该市“作风大整顿”风暴刮起以来,首个闯到枪口上被免职的干部。目前,全市共有3400多公职人员受到问责或诫勉谈话。

“五个一律免职”如当头棒喝:对干部“索拿卡要”、参与赌博、醉酒驾驶、违反规定大办婚丧喜庆以及上班时间打牌、炒股、玩电游或到休闲娱乐场所的,一律免职。

为倒逼干部转变作风,郴州“狠招”、新招频出。“电视问政”更是一石激起千重浪,暗访揭短亮丑,现场提问步步紧逼,“应考”干部赧颜汗下……

从小处着手,狠下猛药,干部产生了极大的触动。

郴州治庸、治懒、治散,整顿干部作风,不满足于“刮一阵风”,而是将“小节”监管与制度建设同步推进,构建一种治官治吏的长效机制。

作风大整顿,带来风清气正。2013年,郴州市社会管理综合治理民意调查再获全省第一。这已是郴州连续4年在全省综治民调中名列前茅。

相关推荐
最新娱乐新闻
今日焦点
精彩推荐
一周热榜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© 2011-2020 ,
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

声明: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,如果你是该内容的作者,并且不希望本站发布你的内容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尽快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