领悟湖南大学生讲述毕业故事:再不搞怪我们就老了

2015-03-18来源:互联网编辑:本站兼职审核

导读 :莫维。本人供图袁国平的面具毕业照(左一)。本人供图离毕业只剩一个多月,最后的校园时光,处在哪种生活状态?是为没找到工作而焦虑不安,是为即将跟恋人分别而黯然失魂,还是为将远离青春校园而恋恋不已?我们即将跟你展开的,与其说是一个报道,不如说是一部纪录片,是用语言记录下的当下大学生五味杂陈的感受。时光流逝,从不待人,留下的只有这些文字,能领悟到当时的惘然。怀

领悟

莫维。本人供图

领悟

袁国平的面具毕业照(左一)。本人供图

离毕业只剩一个多月,最后的校园时光,处在哪种生活状态?是为没找到工作而焦虑不安,是为即将跟恋人分别而黯然失魂,还是为将远离青春校园而恋恋不已?

我们即将跟你展开的,与其说是一个报道,不如说是一部纪录片,是用语言记录下的当下大学生五味杂陈的感受。时光流逝,从不待人,留下的只有这些文字,能领悟到当时的惘然。

怀念:我只是个普通人,我的大学不完美

莫维 远大能源公司运营技师实习生(毕业学校:邵阳学院)

莫维说自己是那种掉进人群中就找不到的普通人。“过来人所说的大学必经历的几件事:当一次干部,做一次兼职,挂一次科,谈一次恋爱,前三样我都经历过了,就差谈恋爱了。”莫维说,“所以说,我的大学不完美。”

莫维应聘的是远大能源公司运营技师,现在还处于实习生状态。“白天军训,晚上还得培训学习到10点,期间还有考试。晚上回公司宿舍,直接倒头就睡了。”周末的时候,莫维会选择出去逛逛、上上网,跟朋友联系一下。“刚到长沙,能去的地方还是比较少的。有时无所事事,就会感觉有点孤独,终究是自己一个人在外地,没有亲人,也没有熟悉的人。但还是想趁年轻到处闯一闯,要是毕业就回去,安定下来就没有了再出去的念头了。”莫维说,“以后还是想回家乡去。”

“前段时间整理行李的时候,从衣柜里面翻到了当时的录取通知书,感觉好像就发生在昨天一样,但是一转眼,就要毕业离开了。”回校做毕业设计调试考核的莫维感触颇多。而对于他来说,大学里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没有好好地体验一番,感觉没做些什么事情就过去了。“刚入大学的时候,满满的目标,时间一长了就什么都磨平了。如果可以再来一次,我会更加努力地学习,多学点有用的,不会将大把的时间浪费掉。”

撒欢:再不搞怪,我们就老了

袁国平 正在毕业设计中,已考上研(毕业学校:湘潭大学)

“咱能不能用比较轻松的语气来聊天,比如说,嗨,问你个事儿巴拉巴拉的。”袁国平是个随便惯了的人,别人一严肃他就拘谨。他说:“再不搞怪,我们就老了。”然而,袁国平在大学里不是一个搞怪的人。不怎么疯狂,不怎么轰轰烈烈,很配合地喊着“一二三,茄子”拍大学里最后一张集体照,大学里他最遗憾的是没拿奖学金,没有和学妹谈恋爱。

“心有余而力不足,想把一件事做好但是不知道从何做起,导致走向什么也做不了的境地。现在心里想着要是不用做毕业设计多好,我可以过什么什么样的生活。其实不然,到时候又会跳入另外一个迷失般的怪圈。”袁国平说,在今年的研究生考试中,他突破重围“光明正大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,经历过酷暑,经历过冰冻,参加研究生考试”,然后被上海理工大学录取,成为一名研究生。

然而,考研后的袁国平陷入了另外一个迷惘期。“就目前来说的话,我处于一个交叉的路口。大学学机械,但我觉得在这方面不行。于是给自己创造了另外一条道路,考研时考了一个边缘学科。我不知道学校那边究竟是什么培养模式,研究生就读的现实情况和现在理想是否一致。所以,在这种对明天的未知性和不确定性的情况下,我觉得很迷茫。但是,不管怎样,做自己想做的有意义的事情就好。”

离别:分别了,记忆也留下来了

孙婷 某媒体单位总编室在职文员(毕业学校:长沙理工大学)

5月4日回学校答辩完就彻底离开学校了。回到公司上班,孙婷觉得自己每天处于一种不是在下班就是在上班的状态,尽管刚刚毕业,却觉得自己好像还没有毕业,还沉醉在学校里。

大学匆匆结束,在父母的催促下,孙婷为自己找了份总编室文员的工作。作为新人,需要接受这样或者那样的社会洗礼。第一次遇到一个随便飙脏话的老师时,孙婷差点气疯了,但还是忍着气,赔礼道歉。“或许这就是我们要经历的,人总要在各种打击中长大。”孙婷说。

回忆起大学时光,孙婷最难忘的事就是她和姐妹们出去疯玩的日子。“骑着自行车去橘子洲头,这个想法在我们心中已经很久了。有个星期天终于有时间了,我们就出发了。虽然从我们学校骑自行车去橘子洲头比较远,一路上车子又多,但我们一个跟着一个,大家时时刻刻提醒对方注意安全。一路骑得很辛苦,不过我们看看风景、一起拍拍照片,那种累已经被快乐所代替了。”回忆起大学的第一次出游时,孙婷总是很开心。

快毕业了,她的姐妹们也散落在各地,各有各的事了。“现在大家都忙于工作,出来玩的话,很多人没有足够的时间。只是有人过生日就一起吃个饭。”孙婷惋惜道,“我现在已经不是特别地想她们了,刚开始离开学校的那几天特别想。特别是看到同学说一些伤感的话,都会情不自禁地想哭。”

相关推荐
最新新闻
今日焦点
精彩推荐
一周热榜
友情链接:
湖南经济报网
CopyRight © 2011-2020 ,
All rights reserved. 湖南经济报网 版权所有

声明: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,如果你是该内容的作者,并且不希望本站发布你的内容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尽快处理!